当前位置:唐山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

武汉接送医护人员志愿者日记:期待"下岗"_热点

2020-02-03  来源:  作者: 唐山新闻中心

(原标题:武汉接送医护人员志愿者日记:付出爱收获感动,期待“下岗”)

武汉接送医护人员志愿者日记:期待下岗

张一弛加入的志愿者车队群 本文图均为 受访者供图

一场疫情,让江城武汉成为关注的焦点,也让这座城的人空前团结。爱与奉献在各个角落发生,消散着疫情带来的惶恐与不安。

31岁的党员张一弛在看到因“封城”公共交通停运,市内医护人员出行不便的情况后,征得爱人同意,瞒着爸妈,和其他志愿者一道加入车队,服务医护人员。

澎湃新闻采访了解到,志愿者们采用“人工分配”的方式,在车队每个成员秉持务实敬业的准则、自觉遵守的情况下,车队运转出奇地高效:

司机群的管理员同时也是调度员,调度员负责收集发布医护人员的出行需求,司机联系医护人员在群里回复确认,调度员对应删除该信息。同时,调度员把用车的信息需求按照时间段、地点区域分类,填入表格发到群里,每半个小时更新一次,方便回溯。

武汉接送医护人员志愿者日记:期待下岗

第一天做司机的张一弛做好防护

张一驰戴一副小框眼镜,小眼睛,笑起来脸上显出酒窝,以至于妻子说他长得十分像《飞屋环游记》里小男孩罗素。翻阅张一弛做志愿服务时每天写的日记,字里行间流露出对自身工作的价值认同和对疫情终将消散的乐观心态。

1月25日至30日,连续5天的志愿服务,对张一弛来说,是爱的付出与收获感动并存的五天,他收到了很多医护人员的小礼物和关怀,口罩、酒精、薯片、旺仔牛奶.......

令张一弛最难忘的是有几位医护人员将自己的执业证书照片发给他,“不知道现在到底禁不禁行,要是有交警罚款扣分什么的,你就把这个图给他看,你是来送我回家的。”作为司机,张一弛感到非常暖心。

采访中,张一弛也坦言,对疫情的“怕”是难以避免的,但想到医护人员在前线辛苦抗击疫情,下班没车回家的情况,张一弛称又感觉“不怕了”,“坚持做好车内消毒和自身防护,将风险降到最低。”他说。

张一弛的妻子向澎湃新闻表示,他很支持丈夫的工作,“像只哈士奇,反正在家里闲不住”,她所能做的就是帮忙消毒钥匙和衣物,做好后勤保障。每天回家之后,丈夫都会兴高采烈地讲当天的故事,分享感受。结婚后还没要孩子,这也是丈夫敢于走出家门的原因之一。

时间随着一单单的接送逐渐过去,医护群体开始被政府就近安排住宿,群里的单子也越来越少,倒是各种帮忙协助运送物资的需求仍旺盛。

志愿者车队群里的调度员晶晶(化名)解释,现在虽然忙到没时间统计订单,但是明显感觉单子在变少。调度员一边要接送医护人员,还要到处找资源送到医院、派出所等有需要的地方,还要提供防护措施给司机们,大家都希望多做一点,让前线的人顾虑少一点。

大年初五之后,由于缺司机的情况有所缓解,张一弛“失业”了。

被老婆比作像哈士奇一样闲不住的张一弛也着手准备了新“工作”,报名成为区青联一名英语翻译志愿者,老婆做法语、日语翻译志愿者,“没单接的时候就去做志愿翻译”。但是仍有医护人员会打电话给张一驰,1月31日他又出去送了一位。

“将‘小冠’”干掉,期待早日永久下岗。”采访结束时,他道出了自己的心愿。

下为张一弛的多篇春节日记:

2020年1月24日 除夕

真是个难忘的除夕夜。

今天,各省市纷纷出现并报告确诊病例,武汉也停运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关闭过江隧道。

刷朋友圈看到不少志愿者自发组织了QQ群、微信群,来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看到医护人员工作在一线已经非常辛苦了,还要为自己上下班的问题担心,实在说不过去。我自己有一定防护常识,口罩还够用,我也是党员,我应该做点什么。征得老婆同意后就报名了,没敢告诉爸妈。

就这么决定了,明天开始,成为一名志愿者司机。

2020年1月25日 正月初一

今天早上5:50分就爬起来了,其实我还是挺怕的,早上6点钟出门一刻最为紧张。选择出门的一刻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怕,怕被传染。总共接送了5位,四房五月在群里算少的,看到有位大哥接送了十几单。

出门前,我细细盘算了一下随身带的物品。因为是志愿者组织,所以口罩、消毒液都需要我自备。我所做的自我防护主要是通过戴口罩、车上喷84消毒、手和方向盘喷酒精消毒、把当天的衣服全洗了烘干。做好车内部消毒和自我保护,也是对坐我车的医护人员负责。

武汉接送医护人员志愿者日记:期待下岗

把护士大姐送回家

7点半,我接到了第一位护士大姐。她要从武昌徐东大街到汉口的协和医院,所以我6点出门,6点半准时接上她。这两天传闻很多,有的说要禁止私家车,有的说要封闭过江桥梁。去医院的路上,大姐说:“现在我都急死了,我明天的晚班,又不会开车要怎么去?过桥要是有交警查体温我们问下他吧,我明天还能不能坐你车?”

每接送一位医护人员,我都要在车内进行一次消毒。晚上天黑了又把护士大姐接回来,上车后她对我说:“你放心我这身衣服出来的时候都是换过的。”双方都做好防护措施,才能搭建信任。

我早上出门的时候其实还是有担心的,毕竟在武汉出门还是有风险,现在一点都不怕了。我今天接送的几位医护人员,上车和我聊的都是“怎么办?要是桥封了私家车也不让走我怎么去上班?”,没有一个人表露担心说“我作为医务工作者更容易被感染”。他们都不害怕,我也不应该盲目害怕。

2020年1月26日 正月初二

今天4单全是长程跨区,每单都是20-40公里那种,省妇幼到金银潭,672医院到江夏郑店,汉口站到中南医院,梨园到东西湖。今天好累,等车的医护人员太多,我们缺司机。

调度员们在群里发布信息,有时间、路线顺的就司机自己联系医护人员,确认了就告诉调度员删掉。医护人员为了我们方便通常是提前一天约车,便于司机安排时间和路线,不跑空路。中午12点半出门,晚上8点回来,因为在外面要做好防护,不能吃不能喝,饿得不行才回来的。

下午2点钟火车站的一单,是从外地来驰援的医生。我第一次见到汉口站这么冷清,几乎没有人,火车都不停武汉了。上车后,这位医生说,火车不能停靠,她提前找医院开证明,然后联系铁路部门,上车之后又联系列车长,这次火车才专门停靠汉口火车站。

我问她说,你爸妈会不会担心你?她表示:“他们就担心我赶不回武汉上不了班怎么办!”在这个时候,医生们担心的是无法及时到达岗位,我作为一个普通人,能做的就是把他们安全及时地送达。

明天接着干,吃饱一点再出门。

2020年1月27日 正月初三

今天正准备接几个单出门,看到群公告:希望大家对此次通告内容予以重视,因为疫情潜伏期长大家没有专业消毒经验,防疫物资短缺,随时可能感染而不自知,回家后反而把病毒带给家人。这是对家人的不负责,对自己的不负责。一定要在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再帮助别人。希望大家可以随着本群的暂停也暂时停止这次志愿活动。

接到了群主的电话,“你这两天先不要送了。”我两天的出租车司机生涯结束了。

今天有一位医生送了我一包口罩,提醒我一定要注意自我防护;有护士小姐姐送了我一个小喷瓶,告诉我口罩4小时一换,换之前像喷香水一样拿酒精对着自己头上喷,还示范给我看;有一位护士看到我酒精不多,听老公说家里楼下小超市的酒精补货了,买了几瓶塞给我,坚决不收我钱;有几位医护人员把自己执业证书的照片发给我了,“不知道现在到底禁不禁行,要是有交警罚款扣分什么的,你就把这个图给他看,你是来送我回家的!”作为司机,我感到非常暖心。

如果有医护人员打我的电话,我想我还是会带上口罩出门吧。其实我挺喜欢和他们聊天的,确切的说是陪他们聊天。我遇到的医护人员都有一肚子话想跟我聊,我做一个忠实听众就好。

在家呆坐了一下午。我不管了,还有许多微信群在刷消息,需求仍然不小。检查好我的装备:手机驾照车钥匙,84口罩小喷瓶。

我又出门了。

2020年1月27日 正月初三 晚

今天晚上只跑了两单,本来计划了四单,没想到有两位医生都说社区安排车辆接他们了,我看了下地址,两个社区一个在青山区,一个在江汉区。这是个好兆头,武汉,每天不一样。

大家都带着口罩,看不清脸,今天还闹了笑话。一位拎着旅行箱上车的医生,我问她啥时候能回家?她告诉我:“听科室的安排,我们这样拎箱子去的都不知道要呆几天,我做好了长期准备。”我听声音觉得应该是个90后甚至95后的妹妹,一问才知道,人家是85年的,她说:“我工作十几年了,叫姐姐。”

明天已确认的两个单,白沙洲到儿童医院,雄楚到妇幼。老婆笑我像个哈士奇一样在家闲不住。每天我回到家,老婆会帮我把车钥匙、眼镜之类的仔细喷酒精消毒。

当秩序逐渐回归,我就该下岗了,我期待下岗。

2020年1月28日 正月初四

上午10点半出门,下午5点半才回来。

武汉接送医护人员志愿者日记:期待下岗

送往医院的面包装满后备箱

本以为今天只有两单,结果总共接送了五位还是六位医护人员,我已经记不清了,还去接了600多袋切片面包送往汉口医院。500多袋给汉口医院医护人员,110袋给志愿者司机。

接到今天的乘客,她叹声说:“我要是早点学车就好了,可是每天回家都只想躺着根本不想动,何况我们三班倒时间也不固定。”“没事儿,有我们呢。”我回答她。

今天收到了好多小礼物,一盒口罩,一筒薯片,一罐旺仔牛奶,很开心。家门口准备了衣钩挂外套,准备了塑料袋扔口罩,没有防护镜,那就带个游泳镜。偷空看了一眼微信群,群主表示给司机准备的100多袋面包也捐出去了。

晚上又找了个新工作,看到区青联征召志愿者,需要翻译人员。我英语好,老婆是法语老师,还会日语,不接单的时候就去做志愿翻译!

2020年1月29日 正月初五

今天微信群的单越来越少了,真是个好兆头。

上一篇:国家卫健委:新冠肺炎患者死亡后应就近火化_热点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