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唐山新闻中心 > 唐山新闻 >

鼠年疫事(系列随笔)_历史

2020-02-03  来源:  作者: 唐山新闻中心

野味与野兔

——鼠年疫事之四

 

时间:1月27日(大年初三)

 

晨早,称体重,77.8公斤,明显增肥。

近日,闭门读书。重新研读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优秀报告文学作品,愈发感觉扎实精致,在思想锋芒和艺术质量上皆胜过当下,倒是最富盛名的《哥德巴赫猜想》瑕疵明显,文本有失和谐,语言良莠不齐。

我无意对徐迟先生不敬,只是告诉自己,不要迷信,而要客观、历史地看待任何事物。这部作品创作于1977年,那是一个非常语境,新时期报告文学创作还没有起步。其特殊意义和价值,恐怕主要在于思想性和时代性。

此次汹汹疫病,源于野味。

说到野味,想起野兔。

跟着野兔,跑进古代,又发现一个巨大错误:狡兔三窟。

该成语出自《战国策》一书中孟尝君故事,比喻兔子狡猾,善于挖洞穴迷惑敌方。无疑,此兔乃野兔,因为中国家兔养殖最早始于汉武帝时期丝绸之路的开通。那么,中国野兔根本不会打洞,怎么会挖“三窟”呢?

细查史籍,《战国策》虽叙述战国故事,却是西汉末期刘向编著。其时,家兔养殖已经开始。家兔和野兔,是两个种属,基因不同,类似于人类与猿类,不可交配生子。黑黑白白、煞是可爱的家兔源于欧洲,属于穴兔,自然可以打洞。

推测其原因,刘向应是把当时的汉朝故事张冠李戴,穿越为战国故事。饶是如此,我仍然不敢确诊,于是再次查阅。《诗经》中之猎兔,定然非家兔;《韩非子》中“守株待兔”之原型,必然亦野兔,且智商不高。而最早高估兔子商智的文字,正是《史记》,即“狡兔死,走狗烹”。

那么,既然野兔根本不会打洞,“狡”之何在?

由此想到,古时人少地多,遍布野狐田鼠等穴居动物。猎兔者苦于捕猎之累,只见野兔出入躲藏洞穴之内,便加以臆断。而著书人又不做实地调查,更以讹传讹,写入书中,贻误后世。

总之,“狡兔三窟”这个成语,不是司马迁疏忽,就是刘向出错,抑或是古代读书人全部粗心。

由此可见,古书多谬误,阅读需深思。即使以严谨著称的司马氏,也如此。近年读《史记》,已发现差错数十处矣。

……

就这样响应政府号召,“宅”家读书,倒也甚好。

宁愿多长膘,决不往外跑。长膘是富态,乱跑是祸害。我宅家,我骄傲,我为国家省口罩,我为老婆省钞票。

录记于2020年农历正月初三。

 

北湖之春

——鼠年疫事之五

 

时间:1月28日(大年初四)

 

鼠年春节,满城疫氛。宅戒在家,身心憋闷。

大年初四下午,前往邯郸市区北郊散心。

这里是一片新开挖的人工水面,名曰北湖。

天空一片灰暗,垂头丧气;湖面一潭死水,愁眉苦脸。四周堤岸之外,到处是枯草和祼土,黄糊糊、软沓沓、干涩涩,像粗粗糙糙的铁锈,似斑斑驳驳的白癣。  

历史上,这里便是一片低地。2017年,邯郸市发生水灾,周边地面俱已安全,唯此仍是一片泽国。据记载,这里是黄河故道。黄河从西南来,向东北去,直奔天津方面,沿途形成一系列低洼区。此地与永年洼、衡水湖、白洋淀、南大岗等等,均为一个体系。

这个区域,正是大禹治水的主战场。

大禹治水,其根本,就是在今天冀南和冀中的平原地区,将黄河泛滥之水因势利导,导引入海。其入海口,便是天津、沧州一带。所以,大禹治水之后,便根据水流山势规划天下,九州确立,冀为其首!

哦,一不小心,走在了大禹的脚窝里。

堤岸上,人们都带着口罩,默默行走,好像是吊唁什么,犹如是寻找什么,似乎是思考什么。路旁高高低低的杂树们,呆头呆脑、唉声叹气,仿佛在怀疑,明天在哪里?希望在何方?要不要开花?该不该微笑?

我闷闷地走,不小心,踢开一片土皮。猛然发现,土层下面,竟然是一片绿草,虽然纤弱弱,却也青灵灵。

我心底一颤:生机和生命,埋武宣县文化馆藏在地下。

是啊,春天,虽然暂时偃旗息鼓,却正在静静地筹备、默默地积蓄、期望着出发、期待着爆发,只等惊蛰的春雷一声令下,便喷薄而出,草长莺飞、杏雨桃风、青枝绿叶,万紫千红!

我定定神,把这一簇新绿轻轻掩埋。而后,又坚定地向前走去。

脚下,隐隐充满力量;眼前,灼灼绽开希望……

录记于2020年农历正月初四傍晚。 

 鼠年疫事(系列随笔)

(阅读更多好文章,请扫描图中二维码,关注博主“春雷纪实”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1665年伦敦鼠疫,牛顿做了什么?(组图)_历史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